主頁 > 資訊中心 > 新聞資訊
急救車輪上的45天
作者:新華網 發表時間:2020-04-03 08:22:57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1)急救車輪上的45天

2月20日,在轉運患者的途中,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急救轉運隊經過武漢長江二橋(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發

新華社鄭州4月2日電 題:急救車輪上的45天

新華社記者史林靜

“挑選精兵強將,成立一支急救轉運隊,由你任隊長,火速支援武漢,開展新冠肺炎患者轉運工作。”組建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急救轉運隊的指令是在2月4日晚9點半傳到喬伍營那里的。

疫情就是命令。掛掉電話喬伍營一秒都不敢耽誤。

51歲的喬伍營是鄭州市緊急醫療救援中心主任,他迅速摸清了各地醫院的人員和車輛情況,連夜籌備。

8小時之后,一支由來自鄭州、漯河、平頂山等地的81名隊員、21輛急救車組成的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急救轉運隊于2月5日清晨集結完畢,9點15分準時出發奔赴武漢。

為了盡快趕到武漢,千余里的路他們僅在中間一處服務區進行了短暫休整。急馳中,喬伍營利用微信建立了工作指揮群,對81名隊員的情況進行了摸底,成立了臨時黨支部和工作指揮部。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3)急救車輪上的45天

2月28日,在武漢船舶學院,鄭州市緊急醫療救援中心主任喬伍營和隊員們一起轉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 新華社發

“下車就能戰斗,我們在路上與武漢前方取得聯系,全面了解當地任務情況。”喬伍營說。當天下午2點,車隊到達武漢后,立刻編入當地急救中心,開始進行確診患者的急救轉運工作。

這是一場硬仗,也是喬伍營從事急救工作24年來,最嚴峻的一次任務。

“江漢方艙轉雷神山,誰去?”微信工作群里指令剛剛發出,臨時黨支部委員羅垚馬上回復“我們接!”可沒想到,工作群里“搶單”的信息一條緊跟著一條……

看著跳躍的信息,喬伍營鼻頭一酸,但他知道此次救援不同以往。“我們是在高壓線上行走,不敢掉以輕心。”喬伍營說。

他們需要轉運的多是重癥患者,場所也不固定。“無論情況多復雜,都要把患者擺渡到安全的地方。”喬伍營說。

一天,隊員高建凱接到指令,兩位新冠肺炎確診老人需要從家轉運至火神山醫院。“兩位老人住在七樓,確診患者不能乘坐電梯,我和另外一名隊友分兩趟把老人抬了下來。”高建凱說,下來的時候雙腿都軟了。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6)急救車輪上的45天

2月21日晚,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急救轉運隊隊員接到任務準備出發。 新華社發

伴隨著武漢120指揮中心的一道道指令,這支來自河南的醫療急救轉運隊的81名隊員在武漢的大街小巷奔忙穿梭。整整45天,他們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

“從上午11點接到指令開始,到第二天早上,車輪就沒停過。”喬伍營說,有的隊員一件防護服穿了11個小時,防護服里面的衣服濕了干、干了濕,由于長時間戴護目鏡,臉上有很多小傷口,汗水一流生疼。

為了節約時間轉運更多患者,大家不敢喝水,不去廁所。很多時候,結束了一天的轉運任務,連吃飯的力氣都沒了。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8)急救車輪上的45天

2月24日晚,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急救轉運隊隊員羅垚、盧振坤、王景春合力將患者抬上救護車,準備從漢口醫院轉送至武漢肺科醫院。 新華社發

45個日夜,車隊穿行于武漢的大街小巷,行駛10萬多公里,累計安全轉運患者2525位,擔當起“擺渡生命”的任務,經受住了這次大考。

目前,這批醫療急救轉運隊已經順利撤回,正在鄭州進行醫學隔離觀察。

“來的時候我跟家鄉承諾過,保證完成任務,把大家一個不少帶回來,我沒辜負重托。”采訪中,喬伍營一度哽咽。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2)急救車輪上的45天

2月20日,在轉運患者的途中,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急救轉運隊經過黃鶴樓(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發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4)急救車輪上的45天

2月6日,在接到轉運任務出發前,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急救轉運隊的隊員進行安全防護。  新華社發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5)急救車輪上的45天

3月9日,為了節省時間,駕駛員李強忙碌了一個上午后,在車上短暫休息。  新華社發

(聚焦疫情防控·圖文互動)(7)急救車輪上的45天

2月28日,河南省支援湖北醫療急救轉運隊隊員們在出發前,由專門人員逐一檢查防護情況。  新華社發

尚牛在线